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 Shantou City Chaoyang District People's Court
banner1
banner2

(2017)粤0513刑初577号判决书故意伤害罪发布时间:

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7)粤0513刑初577号

 

公诉机关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林启沐,外号“鸡”,男,汉族,1988年1月12日出生,户籍地为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小学文化。因本案于2016年10月27日被先行羁押,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10月28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1月25日被逮捕,同年12月8日被取保候审,2017年9月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汕头市潮阳区看守所。

被告人翁容泰,外号“阿猴”,男,汉族,1992年3月6日出生,户籍地为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初中文化。因本案于2016年10月27日被先行羁押,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10月28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1月25日被逮捕,同年12月8日被取保候审,2017年9月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汕头市潮阳区看守所。

被告人郑镇盛,外号“鸡仔”,男,汉族,1989年4月18日出生,户籍地为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中共党员。初中文化。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6年10月23日被刑事拘留,2016年11月25日被逮捕,同年12月8日被取保候审,2017年9月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汕头市潮阳区看守所。

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以潮阳检诉刑诉[2017]50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郑镇盛犯故意伤害罪,于2017年9月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姚婉玲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郑镇盛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10月3日凌晨2时多,被告人林启沐在潮阳区裕通酒店包厢喝酒时与被害人冯某发生口角纠纷。之后林启沐通过手机微信指使被告人翁容泰拦截冯某驾驶的小轿车并殴打冯某,翁容泰便叫被告人郑镇盛帮忙。至凌晨4时多,当冯某驾驶汽车载其朋友姚某1等人离开裕通酒店至海门镇东某居委迎宾路下董路口时,郑镇盛和翁容泰驾驶一辆小轿车将冯某驾驶的小轿车逼停,然后将车后退撞向冯某的小轿车车头。此时,林启沐也驾驶小轿车赶到现场,冯某见状便下车并敲击郑镇盛的车窗,郑镇盛、翁容泰、林启沐等人也下车,林启沐下车后便指使郑镇盛和翁容泰等人对冯某进行殴打。在殴打过程中郑镇盛持刀砍向冯某,冯某的朋友被害人黄某刚好在冯某的旁边便用手去抵挡,被郑镇盛砍中手臂,然后郑镇盛、翁容泰和林启沐等人驾车离开现场。经鉴定,黄某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冯某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2016年10月9日,公安机关将郑镇盛抓获归案,10月27日,林启沐、翁容泰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公诉机关针对上述指控的犯罪事实,当庭宣读出示了被害人冯某的陈述,被害人黄某的陈述及辨认,证人林某、姚某1的证言,受案登记表和抓获经过,现场勘查笔录及刑事照片、视频截图,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书,价格认定结论书,调解协议书及请求书,户籍证明以及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郑镇盛的供述及辨认等证据材料。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郑镇盛结伙结伙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具有自首情节,提请本院依法分别判处。

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郑镇盛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当庭表示自愿认罪,请求给予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6年10月3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林启沐在汕头市潮阳区裕通酒店包厢喝酒时与被害人冯某发生口角纠纷。之后林启沐通过手机微信指使被告人翁容泰拦截冯某驾驶的小轿车并殴打冯某,翁容泰便叫被告人郑镇盛帮忙。至凌晨4时多,当冯某驾驶汽车载其朋友黄某、姚某1等人离开裕通酒店至海门镇东某居委迎宾路下董路口时,郑镇盛和翁容泰驾驶一辆小轿车将冯某驾驶的小轿车逼停,然后将车后退撞向冯某的小轿车车头,冯某、黄某等人便下车并敲击郑镇盛的车窗,此时林启沐也驾驶小轿车赶到现场,郑镇盛、翁容泰、林启沐等人也下车,林启沐下车后便指使郑镇盛和翁容泰等人对冯某进行殴打。在殴打过程中郑镇盛持刀砍向冯某,黄某刚好在冯某的旁边便用手去抵挡,被郑镇盛砍中手臂,然后郑镇盛、翁容泰和林启沐等人驾车离开现场。经鉴定,黄某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冯某的损伤程度为轻微伤。2016年10月9日,公安机关将郑镇盛抓获归案,同年10月27日,林启沐、翁容泰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另查明,2016年10月25日,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郑镇盛和被害人冯某、黄某达成调解协议,黄某请求公安机关不追究林启沐、郑镇盛和翁容泰的法律责任。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的以下证据证明:

1、被害人冯某的陈述:2016年10月3日凌晨2时,我在微信群上和林某聊天,后我叫他到裕通大酒店3楼60号KTV包厢喝酒。过了20分钟左右,林某带着林荣金到包厢,接着一名外号“鸡”的男子带着一名女子来到我们包厢里,过了一会儿,我和“鸡”在包厢里因一些琐事发生口角,后被在场的人员劝阻。至4时许,我开着一辆小轿车(粤D×××××的东风本田)载着林某、姚某1、黄某离开裕通大酒店回海门镇,途经海门镇迎宾路下董路口的时候,突然后面有一辆车加速超车并马上刹车停在我们前面,后马上倒车撞上我的小轿车车头。随后我们四个人一起下车,我先走上去敲那辆车的车窗,车上的司机没有理睬我。过了2分钟左右,又来了一辆车。该车停下后,撞我轿车的司机也下了车,那名外号叫“鸡”的男子就叫另外几名男子来殴打我。随后我被6、7名男子围着殴打,姚某1看见我被殴打便上前劝阻,接着有4、5名男子去他们所开的汽车车箱里拿出4、5把刀,并用刀(带着刀套)打向我的背部和脚部。过了5分钟左右,这几名男子就离开了现场。我见他们离开后,我就打电话给林某,林某告诉我说黄某被他们持刀砍伤手部,现他人在新圣医院,随后我和姚某1就马上赶往医院。

2、被害人黄某的陈述及辨认:2016年10月3日凌晨0时多,我跟朋友冯某、林某、姚某1、姚某2一起在潮阳裕通酒店3楼60号房间喝酒,到凌晨2时多,我的两个朋友岛、庆心也一起到包厢,我们七人喝道凌晨3时多,这时有一外号“鸡”的男子和他的女性朋友一起到我们包厢串台喝酒,在喝酒期间,冯某和“鸡”发生口角,但被我们劝解了,“鸡”被我们劝解推出包厢,在包厢门口,“鸡”就指着冯某扬言打他。到凌晨4时许,冯某驾驶小轿车载着我和林某、姚某1四人回海门镇,到海门镇迎宾路下董路口时,前面一辆小轿车将我们的车子逼停,并倒车撞向我们车子的车头,我和冯某、林某、姚某1四人下车去问这辆车子上的人,这辆车上的人没有下来,随后在我们身后有一辆小汽车停住,车上下来两三名男子,其中有一外号叫“鸡”的男子,阿“鸡”指着冯某对着跟他随行的男子说“给我打他,打他就好”,然后他们就对着冯某殴打,我和林某、姚某1就在现场劝阻,过程中,其中一男青年(郑镇盛)持刀要砍冯某,我在旁边用左手去挡了一下,我的左手臂被砍伤流血,林某就带我去医院治疗。经汕头市潮阳分局法医验伤得我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损伤对左手功能的影响是否构成重伤须待治疗终结后再作补充鉴定。我被砍伤后,林启沐、翁容泰及其家属多次到医院慰问我,现在我汕头市濠江区新圣医院治疗已康复出院,我的左手功能也已经完全康复。因我们是朋友,我谅解他们的过错,我与林启沐、翁容泰也已私下达成和解协议,所以我申请公安机关不需要再对我的伤势进行补充鉴定。并对持刀砍伤他的男子(郑镇盛)、“鸡”(林启沐)进行了辨认。

3、证人林某的证言:2016年10月3日凌晨2时许,我和冯某在微信群上聊天,随后他叫我去裕通大酒店3楼60号KTV包厢喝酒,后我带着朋友林荣金到其包厢。接着一名外号叫“鸡”的男子到我们的包厢里,后冯某和“鸡”发生口角,但被在场人员劝阻。至凌晨4时许,冯某开着一辆小车载着我和姚某1、黄某路经海让镇迎宾路下董路口时,突然后面有一辆车超车并刹车停在我们前面,对方停下车后就马上倒车撞上冯某所开汽车的车头,随后我们四个人一起下车质问其为何要撞我们的车,车上的司机没有下车,过了2分钟左右,又来了一辆车。后两辆车上人都下车,那名和冯某发生口角外号叫“鸡”的男子下车后,叫另外几名男子殴打冯某,我和姚某1就上前去劝阻“鸡”。在劝说的过程中,“鸡”带来的6、7名男子在他们的汽车上拿刀砍向冯某,其中一名男子手中持着刀要砍向冯某,黄某刚好站在冯某后面,他用手去挡住刀。我看到他的手在流血,就拦了一辆过路的出租车,把黄某送去海门卫生院,后转送汕头市新圣医院。

4、证人姚某1的证言:2016年10月3日凌晨2时许,我的朋友“荣金”在潮阳裕通大酒店3楼走廊遇到一名外号叫“鸡”的男子,便叫这名男子一起喝酒。在喝酒期间,“鸡”和冯某发生口角,我和“荣金“就去劝阻。至凌晨4时多,冯某开着小轿车载着我和黄某、林某回海门镇,汽车开到海门镇迎宾路下董路口时,突然有一辆中轿车挡在我们汽车前面,接着退车撞向我们的车子的车头。我们下车质问其为何撞我们的车,后有另一辆轿车开过来,从车上下来三名男子,外号为“鸡”的男子指着冯某,对着跟他随行的几名男子和撞我们汽车车上的人说:“打他“,他们就围过去殴打冯某。有几名男子从汽车车后厢拿了几把刀出来,走过去打冯某。有一名男子持刀砍向冯某,黄某刚好问站在冯某后面,就用左手去挡。林某看见了便赶紧去扶黄某,外号叫“鸡”的男子便和其他几名男子开车离开了现场。我们看见黄某的左手在流血,便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将他送到海门镇卫生院,后转送到了汕头市新圣创伤骨科医院治疗。

5、受案登记表和抓获经过,证明2016年10月3日10时41分,海门派出所接黄汉清报称其儿子在海门下陈(具体位置不详)被人持刀砍伤手腕(该情况是他听儿子朋友说的,具体情况不详),现在新圣骨科医院动手术。2016年10月9日,被告人郑镇盛在潮阳区梦花酒店客房吸毒时被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禁毒大队抓获。2016年10月27日18时许,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主动到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海门派出所自首。

6、现场勘验笔录,证明公安机关到汕头市潮阳区海门镇北门居委迎宾路下董路口的案发现场进行勘验检查,并进行了拍照和调取录像资料。

7、刑事相片和视频截图,证明了案发现场的拍照情况以及案发视频截图情况。

8、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书,证明经鉴定,冯某右背见青紫班,右大腿下段前侧背见青紫班,所受损伤符合被钝器作用所致,损伤程度为轻微伤;黄某左前臂下段见11.2cm创口,创缘整齐,已缝合,所受损伤符合被锐器作用所致,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9、价格认定结论书,证明被毁坏的车牌为粤D×××××的东风本田思铂睿小型轿车的前杆轻微变形脱漆,直接损失价格为450元。

10、调解协议书及请求书,证明2016年10月25日,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郑镇盛和被害人冯某、黄某已达成调解协议,冯某、黄某的医药费由林启沐方负责。黄某提出调解双方已经履行协议,请求公安机关不追究林启沐、郑镇盛和翁容泰的法律责任。

11、户籍证明,证明被告人林启沐,男,1988年1月12日出生;被告人翁容泰,男,1992年3月6日出生;被告人郑镇盛,男,1989年4月18日出生。

12、被告人林启沐的供述及辨认:我外号“鸡”。2016年10月2日21时许,我和朋友“阿矮”、“阿盛”、“阿肥”一起在潮阳区裕通酒店3楼32号包厢里喝酒。至3日凌晨1时许,我在3楼的走廊上遇到我的两名朋友“肥岛”和“疯女人”,他们便叫我一起到60号包厢里一起喝酒。在60号包厢里我见到我的朋友冯某也在喝酒,后我和他发生纠纷,我们相互辱骂对方,被包厢里的人劝阻了。后我们继续喝酒,我在包厢里面用微信发给我的朋友翁容泰,说我在裕通酒店里面喝酒,无缘无故被人得罪,便告诉翁容泰得罪我的人住在海门镇坑墘,驾驶一辆白色本田小轿车,车牌尾号是715,并叫翁容泰去海门镇迎宾路下董路口往坑墘方向等这辆车。至凌晨4时多,我打算回家时见冯某他们已经不在包厢了,我便打电话叫一辆比较熟悉的出租车来裕通酒店门口载我们。走到楼下时,我见冯某的轿车也已经开走了,后我叫出租车司机坐后面,我开着出租车载着“阿矮”一起回海门。开至海门镇政府门口时,我看见冯某开的车子在我的前面,我就发微信跟翁容泰说冯某的轿车的位置。我一直跟在冯某的车后面,驾驶至迎宾路下董路口时,我看见冯某的轿车停在路上,我就将车停在冯某的车子后面。我和“阿矮”两人下车,出租车的司机没有下车。下车后我看到郑镇盛的大众小轿车和冯某的车子发生碰撞,冯某就在敲郑镇盛的车窗。我大声说叫交警来处理,这时冯某和他的朋友就向我围来,我看到翁容泰和郑镇盛两人也下车,我便指着冯某说:“打他,其他几人是我的朋友就不要打”,我和冯某互相辱骂,现场冯某的朋友对我们进行劝阻,我被几个人围住。其中姚某1紧紧抱住我,不让我去打冯某。过了一会儿,我被冯某的朋友推到出租车旁边,我便坐上出租车和“阿矮”等人离开了现场。后我打算了海门镇海通酒店开房,服务员说房间满了,我便到6楼616房间找我的朋友“老鼠”喝茶。后我打电话问翁容泰他在哪里,他说他在奥内山码头,我便让他来海通酒店接我。过了五分钟左右,翁容泰和郑镇盛就驾驶一辆大众小轿车来载我,我便上车和他们一起到裕通酒店开房睡觉。至3日13时多,我的朋友“阿波”打电话跟我说黄某被我的朋友用刀砍伤手臂了,我不相信。至当天14时多,我才知道黄某被砍伤的事是真的,并且报了警,我由于害怕不敢回家,后我和翁容泰一起来海门派出所投案自首。并对被害人冯某、黄某,同案人翁容泰、郑镇盛进行了辨认。

13、被告人翁容泰的供述及辨认:我外号阿猴。2016年10月2日时,我和朋友“小仔”在海门镇太古酒吧包厢喝酒,郑镇盛打电话说来接我,后我和“小仔”便坐上他的车闲逛。至3日凌晨4时多,我在微信群上聊天时,朋友林启沐在微信上大叫,说有人得罪他,叫我开车去拦截一辆白色本田小轿车,并和我说该车已经从海门镇政府迎宾路往莲花峰公园方向开上来了。我和郑镇盛说了这件事,但没有和“小仔“说。这时郑镇盛开车行驶至海尖路路段,我便叫郑镇盛驾驶小轿车逆道往镇政府方向行驶。至迎宾路下董路口时,郑镇盛看到了这辆白色本田小轿车,便在路口转弯处将该车逼停,后又退车去撞该车的车头。随后对方车上下来四个人,其中一人用手敲打郑镇盛的车窗。我和郑镇盛下车,郑镇盛随时拿出一把刀,随后“小仔”也下车。这时林启沐也驾驶一辆小轿车停在该车后面,林启沐下车后在场就用手指着开白色本田小轿车的男子,并说“打他就好,其他人不要打”。旁边有几个人去劝阻林启沐,我和郑镇盛及另外一名男子就围着开白色本田小轿车的男子,并用拳脚殴打他。接着我和林启沐的一个朋友从郑镇盛的汽车后备箱里拿出两把刀。先是林启沐的朋友用刀背砍向那名男子的腰部,我再上前用刀背砍向那名男子的脚部,接着郑镇持刀要砍向那名男子时,男子的朋友突然用手去阻挡,被郑镇盛的刀砍到手臂。我见那男子很多血便和郑镇盛离开现场,“小仔”没有上车。郑镇盛驾驶大众小轿车载着我开到海门镇澳内海边。我们在海滩边坐了一会儿后,郑镇盛将车内的三把刀扔进了海里。过了一会儿,林启沐打电话给我,说他在海门镇海通酒店,叫我过去接他,后我们到海通酒店开房睡觉。我由于害怕被抓便在外面躲着。至1111月9日18时许,我和林启沐就来海门派出所投案自首。并对被害人冯某、黄某和同案人林启沐、郑镇盛进行了辨认。

15、被告人郑镇盛的供述及辨认:我外号鸡仔。2016年10月3日凌晨4时多,我和朋友“阿猴”及其朋友驾驶一辆小轿车在路上闲逛。期间“阿猴”与人在微信聊天,后告诉我说他朋友在裕通酒店与人发生纠纷,与他朋友发生纠纷的人已经开一辆白色本田小轿车下来海门路上了,并叫我去拦截此轿车,准备殴打车上的人,并告诉我该车已经从镇政府往莲花峰公园的迎宾路开上来了。刚好当时我驾车行驶到海尖路路段,我便逆道往镇政府方向,在迎宾路下董路口看到了这辆白色丰田小轿车,我便将车头转向下董路口,在转弯处逼停该车,后再退车去撞向其车头。后车上下来四名男子,该车的驾驶员走向我的车窗旁边,用拳头敲打我的车窗。我们三人都没有下车。我看见该车的驾驶员走开了,我便下车,并随手将放在驾驶室里面的一把刀拿在手中,这时看到这辆白色丰田小轿车后面停有一辆黑色小轿车,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其中有一个外号叫“鸡”的男子和另一个我不认识的男青年。后“鸡”用手指着并大声辱骂,旁边有几个人在劝阻。这时我上前用脚踢打刚才敲打我车窗玻璃的男子,并用手中持的刀朝他砍去,刚好其旁边有另外一名男子,在我用刀砍去时那名男子用手去挡,刚好被我砍伤。砍伤后我走到旁边,“鸡”和开白色丰田轿车的男子在现场互相推搡,大概2分钟左右,我就和“阿猴”及坐上我的车离开现场了,“阿猴”的朋友没有跟着我们一起离开。在我离开现场的期间,我看到“鸡”开着一辆黑色小轿车开在我前面。在开车期间,我内心在想被我砍伤手臂的男子伤势如何,便对着“阿猴”说一起去海边坐会,后我将车子开到澳内码头,到海滩处坐,并谈论刚才在下董路口砍伤人一事。我内心想幸好不是直接砍去,我再看到这把刀非常锋利,感到非常吃惊,便将三把刀都扔到海里去。过了一会儿,“阿猴”告诉我“鸡”在海门镇海通酒店,叫我载他过去,我便载他到海通酒店。后我到房间用开水去浇由于我撞向白色丰田小轿车导致凹陷的车尾。我要开车离开回家的时候,刚好看见“阿猴”和“阿猴”的朋友从楼上下来,“鸡”也跟在后面,我便用车将他们载到裕通酒店。并对同案人“鸡”(林启沐)、阿猴(翁容泰)和被打伤的男子(黄某、冯某)进行了辨认。

上述证据,均经法庭举证、质证,且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作为定案的依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郑镇盛无视国家法律,结伙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属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郑镇盛犯故意伤害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鉴于被告人林启沐、翁容泰有自首情节,被告人郑镇盛到案后有坦白情节,且与被害人达成和解协议,又能当庭自愿认罪,对三被告人依法可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林启沐、郑镇盛符合缓刑适用条件,依法予宣告缓刑,被告人翁容泰在取保候审期间因吸毒而被强制戒毒,不符合缓刑适用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七十二条和第七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林启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翁容泰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9月7日起至2018年5月25日止。)

三、被告人郑镇盛犯故意伤害,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陈科云

审  判  员  林育珊

人民陪审员  姚希尤

 

                             二○一七年十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李晓斌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 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 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