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 Shantou City Chaoyang District People's Court
banner1
banner2

(2018)粤0513刑初48号刑事判决书贩卖毒品罪发布时间:

 

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2018)粤0513刑初48

公诉机关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吴伟鹏,男,1987915日出生于广东省汕头市,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汕头市潮阳区。因犯抢劫罪于2006125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131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1751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汕头市潮阳区看守所。

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以潮阳检诉刑诉[20182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伟鹏犯贩卖毒品罪,于20181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吴先刚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吴伟鹏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711114时多,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200元冰毒并约定在潮阳区西胪镇后埔路口交易。当晚9时许,被告人吴伟鹏驾驶小汽车与刘某军在后埔路口将0.5克冰毒以200元的价格贩卖给林某杰。

201711216时许,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400元冰毒并约定在潮阳区河溪镇西田加油站附近交易。随后被告人吴伟鹏驾驶小汽车与刘某军在西田加油站附近将1克冰毒以400元的价格贩卖给林某杰。

201711516时许,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200元冰毒并约定在潮阳区河溪镇海田路口交易。随后被告人吴伟鹏与刘某军驾驶小汽车在海田路口将0.5克冰毒以200元的价格贩卖给林某杰。

201712019时多,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250元冰毒并约定在西胪镇后埔路口交易。当晚10时许,被告人吴伟鹏驾驶小汽车与刘某军在后埔路口将0.6克冰毒以250元的价格贩卖给林某杰。

201712119时多,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200元冰毒并约定在西胪镇后埔小学附近交易。随后被告人吴伟鹏驾驶小汽车与刘某军在后埔小学附近将0.5克冰毒以200元的价格贩卖给林某杰。

20171241时许,吸毒人员“鸡仔”向林某杰购买毒品,后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400元冰毒,并将390元转账给被告人吴伟鹏,后被告人吴伟鹏将一小包装有约1克的冰毒放在后埔小学小卖铺边的竹竿边,并将具体位置拍摄小视频发给林某杰,随后林某杰等人到现场将毒品拿走。

201712818时多,吸毒人员林某申向林某杰联系购买冰毒,后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250元冰毒并约定在西胪镇后埔公园的图书馆交易,后刘某军在被告人吴伟鹏的指使下,驾驶摩托车将0.6克冰毒带到后埔图书馆附近交给林某杰。

201755日,被告人吴伟鹏在潮阳区西胪镇综合市场牌坊附近路段被公安机关查获,现场缴获毒品冰毒一包(经检验,净重19.94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及手机等物品。

检察机关对指控的事实当庭宣读出示了证人林某杰、刘某军、林某申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被告人吴伟鹏原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及辨认笔录,受案登记表,抓获经过,检查笔录,现场勘验笔录,扣押笔录,提取笔录,扣押清单,称量笔录,理化检验报告,法庭科学DNA鉴定意见书,手机通话记录,刑事判决书,罪犯档案资料,入所体检表,刑事相片和常住人口基本信息等证据。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吴伟鹏的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数量较大,提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处。

被告人吴伟鹏辩解他没有贩卖毒品给林某杰,公安机关扣押的毒品不是他的,他在公安机关的供述系受刑讯逼供。

经审理查明,201711114时多,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200元冰毒并约定在潮阳区西胪镇后埔路口交易。当晚9时许,被告人吴伟鹏驾驶小汽车与刘某军在后埔路口将0.5克冰毒以200元的价格贩卖给林某杰。

201711216时许,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400元冰毒并约定在潮阳区河溪镇西田加油站附近交易。随后被告人吴伟鹏驾驶小汽车与刘某军在西田加油站附近将1克冰毒以400元的价格贩卖给林某杰。

201711516时许,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200元冰毒并约定在潮阳区河溪镇海田路口交易。随后被告人吴伟鹏与刘某军驾驶小汽车在海田路口将0.5克冰毒以200元的价格贩卖给林某杰。

201712019时多,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250元冰毒并约定在西胪镇后埔路口交易。当晚10时许,被告人吴伟鹏驾驶小汽车与刘某军在后埔路口将0.6克冰毒以250元的价格贩卖给林某杰。

201712119时多,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200元冰毒并约定在西胪镇后埔小学附近交易。随后被告人吴伟鹏驾驶小汽车与刘某军在后埔小学附近将0.5克冰毒以200元的价格贩卖给林某杰。

20171241时许,吸毒人员“鸡仔”向林某杰购买毒品,后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400元冰毒,并将390元转账给被告人吴伟鹏,后被告人吴伟鹏将一小包装有约1克的冰毒放在后埔小学小卖铺边的竹竿边,并将具体位置拍摄小视频发给林某杰,随后林某杰等人到现场将毒品拿走。

201712818时多,吸毒人员林某申向林某杰联系购买冰毒,后林某杰通过手机与被告人吴伟鹏联系购买250元冰毒并约定在西胪镇后埔公园的图书馆交易,后刘某军在被告人吴伟鹏的指使下,驾驶摩托车将0.6克冰毒带到后埔图书馆附近交给林某杰。

201755日,被告人吴伟鹏在潮阳区西胪镇综合市场牌坊附近路段被公安机关查获,现场缴获毒品冰毒一包(经检验,净重19.94克,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及手机等物品。

上述事实,有检察机关提交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证人林某杰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7111日下午3时许,他打电话(号码13025214042)联系吴伟鹏(手机号码13138596402)提出向其购买200元冰毒,并约定在晚上交易。至当晚8时多,陈科洪来找他并拿了200元给他。于是他电话联系吴伟鹏,电话里约定在后埔路口交易。当晚9时许,他到后埔路口时,吴伟鹏就让他转账给其毒资,他便用微信转了200元给吴伟鹏,接着吴伟鹏驾驶一辆黑色轿车过来,副驾驶座上坐着一名外号叫“痞仔”的男子,“痞仔”将车窗玻璃摇下来拿了一小包塑料薄膜袋包装重0.5克的冰毒给他。2017112日下午3时许,一名外号叫“鸡仔”的男子到后埔公园找他提出向他购买400元冰毒,并拿了400元给他。他便联系吴伟鹏提出向他购买400元冰毒,约定在河溪镇西田加油站对面的治安岗交易。下午4时许,他到治安岗时,吴伟鹏驾驶一辆黑色轿车,他将400元用微信转账给吴伟鹏,副驾驶位的“痞仔”将车玻璃摇下来后拿了2小包塑料薄膜袋包装重1.2克的冰毒给他。2017115日下午3时多,陈科洪打电话找他要购买200元冰毒,于是他们约定在后埔公园见面,陈科洪拿了200元给他,他便打电话联系吴伟鹏说要购买200元冰毒,约定在海田路口交易。他到海田路口见吴伟鹏驾驶一辆蓝色轿车,后面跟着一辆用布套住车牌的黑色轿车,黑色轿车的车窗玻璃突然摇下来,坐在车里的“痞仔”将一小包塑料薄膜袋包装的重0.5克的冰毒给他。201712019时多,林某申在后埔公园拿了250元给他用于购买冰毒,后他电话联系吴伟鹏称向其购买250元冰毒,并约定在后埔路口交易。当晚10时许,他到后埔路口等吴伟鹏,吴伟鹏驾驶一辆香槟色轿车过来,“痞仔”坐在副驾驶座上,他把250元通过微信转账给吴伟鹏,“痞仔”把车窗摇下来后拿了一小包塑料薄膜袋包装重0.6克的冰毒给他。2017121日晚7时许,“鸡仔”到后埔村找他说要购买250元冰毒,他便打电话联系吴伟鹏叫其拿250元冰毒到后埔小学附近。过了15分钟,吴伟鹏驾驶一辆黑色轿车过来,他先用微信转了250元给吴伟鹏,在副驾驶座上的“痞仔”把车窗玻璃摇下来后拿了一小包薄膜袋包装重0.6克的冰毒给他。201712819时多,他和林某申在后埔公园,林某申提出购买250元冰毒来吸食,并拿了300元给他。他打电话联系吴伟鹏提出要购买250元冰毒,约定在后埔公园内的图书馆交易,后他到约定地点等吴伟鹏。过了半个小时左右,“痞仔”驾驶一辆红色太子摩托车过来,他便把300元给了“痞仔”,“痞仔”拿了一小包塑料薄膜袋包装的重0.6克的冰毒给他,他还买了一筒锡箔纸。201723日晚上,他和“鸡仔”在西胪镇好又多超市门口吃夜宵,“鸡仔”提出购买500元冰毒来吸食,并拿了500元给他,他便打电话给吴伟鹏叫其送500元冰毒过来。约2时许,吴伟鹏驾驶一辆蓝色轿车过来,他通过微信转账500元给吴伟鹏,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痞仔”把车窗摇下来拿了2小包塑料薄膜袋包装的重1.5克的冰毒给他。

另外证实他帮“鸡仔”向吴伟鹏购买四次冰毒共3.51240元,时间分别是2017115日、117日、123日和124日。其中124日凌晨1时许,“鸡仔”要购买冰毒,叫他帮其向吴伟鹏联系购买400元冰毒,“鸡仔”先用支付宝转账400元给他,他便打电话联系吴伟鹏,并通过支付宝转账390元(10元被他移用)给吴伟鹏,并说欠其10元。过了一会,吴伟鹏打电话联系他说把冰毒用纸包起来放在后埔小学对面的小卖部旁边的竹竿旁,并将位置录制成小视频然后通过支付宝发给他。随后他跟“鸡仔”说明冰毒的位置,叫“鸡仔”自己去拿。并对被告人吴伟鹏和“痞仔”(刘某军)的相片辨认无误。

2、证人刘某军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7111日晚,他在吴伟鹏家闲坐时,吴伟鹏接到电话叫他一起出门送“货”(指冰毒),然后吴伟鹏带上1小包0.5克冰毒,驾驶一辆黑色小汽车载他到西胪镇后埔路口,途中吴伟鹏叫林某杰先把200元转到其微信上,吴伟鹏接到钱后把车开到后埔路口,由他摇下车窗将1小包0.5克冰毒递给林某杰。20171月中旬的一天下午,他在吴伟鹏家时,吴伟鹏接到电话后叫他一起出门,并递给他1小包0.5克冰毒。吴伟鹏开着一辆蓝色轿车,他开着一辆用布套住车牌的黑色轿车一起到海田路口,由他将该包0.5克冰毒递给林某杰。2017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他在吴伟鹏家闲坐时,吴伟鹏接到电话后叫他出门,并将一小包0.6克冰毒递给他,然后驾驶一辆香槟色轿车载他出门到西胪镇后埔路口,由他将该包0.6克冰毒递给林某杰。20171月下旬的一天晚上,他在吴伟鹏家闲坐时,吴伟鹏递给他一小包0.6克冰毒叫他独自过去后埔图书馆找之前交易过的林某杰。他便驾驶一辆红色太子摩托车到该地点附近,林某杰递给他300元说要买250元冰毒,另外再买10元锡箔纸,他将0.6克冰毒及一筒锡箔纸递给林某杰,并找回其40元。并对被告人吴伟鹏及林某杰的相片辨认无误。

3、证人林某申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明2017120日晚上,他和林某杰在后埔公园时,他拿给林某杰250元,林某杰用手机联系购买冰毒。过了一段时间,他和林某杰到后埔路口拿冰毒,看见路口停着一辆轿车,车上有两个男子,林某杰独自走向轿车的副驾驶座,坐在副驾驶座的男子拿了一小包冰毒给林某杰,后他们将冰毒一起吸食。2017128日晚上,他在后埔公园拿了300元给林某杰说要购买冰毒,林某杰开始联系购买冰毒。过了一会,他和林某杰到后埔图书馆门口处,之前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子驾驶一辆摩托车过来,林某杰将钱拿给该男子,该男子拿了一筒锡箔纸和一小包冰毒给林某杰。后他听林某杰说2017120日晚坐在驾驶座上的男子外号叫“竹仔”。并辨认吴伟鹏就是外号“竹仔”的人;刘某军就是二次拿冰毒给林某杰的人。

4、被告人吴伟鹏(外号“竹仔”)原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及辨认笔录,证明20171月中旬的一天,“惶头仔”打电话给他(他的手机号码13138596402)说要向他购买200元冰毒,他答应后用一个小透明封口袋装了约0.5克冰毒。当晚“惶头仔”再次打电话给他,约好在后埔路口交易,并通过微信转了200元给他,他就驾驶一辆黑色丰田小汽车载刘某军一起到后埔路口,他将车窗放下后,由刘某军将冰毒交给“惶头仔”。次日,“惶头仔”又打电话说要购买400元冰毒,他将1克冰毒分别装在两个封口袋内。当天下午4时,“惶头仔”将400元通过微信转给他,他便驾驶一辆蓝色轿车载着刘某军一起到“惶头仔”约定好的河溪镇西田加油站附近,由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刘某军将两包冰毒交给“惶头仔”。上次交易后的第三天下午3时,“惶头仔”又打电话给他称要购买200元冰毒,并约定在海田路口交易,随后将200元转微信给他,他便将0.5克冰毒包装在封口袋内拿给刘某军,让刘某军驾驶一辆黑色汽车到海田路口和“惶头仔”交易,而他驾驶一辆蓝色汽车在前面,看他们交易完后他便驾车离开。又过了5天左右的晚上10时多,“惶头仔”又打电话给他称要买200元冰毒,联系交易地点后,“惶头仔”通过微信转了200元给他,他便用封口袋装了0.5克冰毒,然后驾驶一辆香槟色小汽车到后埔路口,由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刘某军将冰毒拿给“惶头仔”。过后第二天晚上7时许,“惶头仔”又联系他要购买200元的冰毒,并约定在后埔小学附近交易,然后通过微信转了200元给他,他便驾驶汽车载刘某军到后埔小学附近,由刘某军放下车窗将0.5克冰毒交给“惶头仔”。又过了三天左右的凌晨12时,“惶头仔”打电话给他称要400元冰毒,然后通过支付宝转账给他390元,说差10元,叫他把冰毒包好后放在后埔小学小卖铺附近,然后拍小视频发给“惶头仔”。他便和刘某军一起将1克冰毒包装后开车到后埔小学附近,发现该处有一些竹竿,便将冰毒放在竹竿旁,然后用手机拍摄小视频发给“惶头仔”。201755日,他驾驶摩托车途经西胪镇综合市场大门时被民警盘查,民警从他的身上查获一袋用透明封口袋包装的白色晶体冰毒,该袋冰毒是他准备买来自己吸食的。并辨认林某杰就是“惶头仔”;另对刘某军的相片辨认无误。

5、“受案登记表”、“抓获经过”和“检查笔录”,证明2017550时多,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西胪派出所在巡逻防控过程中,在潮阳区西胪镇综合市场牌坊附近路段,抓获贩卖毒品犯罪嫌疑人吴伟鹏,并从吴伟鹏身上搜到疑似毒品冰毒的白色晶体一包及苹果手机一部。经审查,吴伟鹏承认其吸食毒品冰毒严重成瘾的违法事实。经对吴伟鹏尿液用甲基安非他明检测法进行检测,结果呈吸毒阳性反应。该所将吴伟鹏送行政拘留十五日及强制隔离戒毒二年。经该所民警称量,该包白色晶体净重19.94克。经汕头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检测,从该白色晶体中检测出甲基苯丙胺成分。经进一步审查,吴伟鹏对其先后贩卖毒品冰毒共4克给西胪镇后埔村人林某杰以及其本人非法持有毒品冰毒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2017519日,吴伟鹏因涉嫌贩卖毒品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6、“现场勘验笔录”,证明公安机关对案发现场潮阳区西胪镇综合市场牌坊附近路段进行勘验、提取相关物品并制作现场图的情况。

7、扣押笔录、提取笔录和扣押清单,证明公安机关扣押被告人吴伟鹏的手机2部、白色晶体(疑似冰毒)19.94克。

8、称量笔录,证明公安机关对在被告人吴伟鹏身上查获的可疑白色晶体物进行称量,净重为19.94克。

9、汕头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汕公(司)鉴(化)字【201705051号理化检验报告,证明从被告人吴伟鹏身上查获的毒品疑似物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

10、汕头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汕公(司)鉴(DNA)字【201706090号法庭科学DNA鉴定意见书,证明经对缴获的毒品包装袋封口粘取物(检材编号A201706090001号)及吴伟鹏血样(检材编号A201706090002号)进行检验, A201706090001号检材未检见有效的STR分型。

11、手机通话记录,证明手机号码13138596402(吴伟鹏持有)和13025214042(林某杰持有)于2017111日、112日、115日、120日、121日、124日、128日的通话情况。

12、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2006)潮阳法刑初字第248号刑事判决书和罪犯档案资料,证明被告人吴伟鹏因犯抢劫罪于2006125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1131日刑满释放。

13、入所体检表,证明被告人吴伟鹏入所时未见明显异常。

14、刑事相片,证明贩卖毒品的现场及被扣押的毒品、支付宝交易记录截图的情况。其中支付宝交易记录截图经被告人吴伟鹏和林某杰确认是其支付宝交易的记录。

15“常住人口基本信息”材料,证明被告人吴伟鹏于1987915日出生。

上述证据,均经当庭质证核实,对能够相互印证部分,本院予以确认,作为定案的根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吴伟鹏无视国家法律,为牟取非法收入,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给他人吸食,数量较大,妨害国家对毒品的管理制度,危害公民的身心健康,其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吴伟鹏犯贩卖毒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关于被告人吴伟鹏辩解他没有贩卖毒品给林某杰,公安机关扣押的毒品不是他的,他在公安机关的供述系受刑讯逼供的意见。经查:1、认定被告人吴伟鹏于2017111日、115日贩卖毒品冰毒给林某杰的事实有证人林某杰、刘某军的证实,与被告人吴伟鹏原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能相互印证;认定被告人吴伟鹏于2017120日贩卖毒品冰毒给林某杰的事实有证人林某杰、刘某军、林某申的证实,与被告人吴伟鹏原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能相互印证;认定被告人吴伟鹏于2017112日、121日、124日贩卖毒品冰毒给林某杰的事实有证人林某杰的证实,与被告人吴伟鹏原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能相互印证;认定被告人吴伟鹏于2017128日贩卖毒品冰毒给林某杰的事实有证人林某杰、刘某军、林某申的证实。上述事实还有手机通话记录、支付宝交易记录截图予以佐证,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故对被告人吴伟鹏的上述辩解意见不予采纳。2、认定被告人吴伟鹏被缴获毒品甲基苯丙胺19.94克的事实有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检查笔录为证,上述证据证实抓获被告人吴伟鹏时从其身上搜到毒品冰毒的过程,被告人吴伟鹏原在公安机关对被缴获毒品冰毒的事实也作了供认,且在毒品的扣押清单、称量笔录上均进行签名确认,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故对被告人吴伟鹏的上述辩解意见不予采纳。3、被告人吴伟鹏当庭提出他在公安机关受刑讯逼供的时间、地点、人员等与被告人吴伟鹏原在公安机关所作供述的时间、地点、人员不相符,且入所体检未见明显异常,其也无法提供具体的受刑讯逼供的有关线索、材料,故被告人吴伟鹏提出他在公安机关受刑讯逼供的意见缺乏依据,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吴伟鹏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519日起至20251118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郭汉隆

      钟泽珍

人民陪审员  庄绍平

 

 

二○一八年二月十一日

 

 

      郑佩群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款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