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 Shantou City Chaoyang District People's Court
banner1
banner2

(2017)粤0513民初748号民事判决书离婚纠纷发布时间:

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513民初748号

原告:吴泽玲,女,汉族,住汕头市潮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郑苏兰(系原告母亲),住汕头市潮阳区城南街道龙井水流二横巷5号109户。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更生,广东练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魏武龙,男,汉族,住汕头市潮阳区。

原告吴泽玲与被告魏武龙离婚纠纷一案,本院2017年5月16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朱淑卿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8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吴泽玲及委托诉讼代理人郑苏兰、郭更生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魏武龙经本院合法传唤无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泽玲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准原、被告离婚;2、判决婚生女儿吴某菡由原告抚养,被告承担每月1700元抚养费;3、判决被告支付原告从女儿吴某菡出生至今(共30个月每月1700元的抚养费,共51000元);4、判决被告给予原告经济帮助20000元;5、判决被告归还原告陪嫁物品(冰箱、洗衣机、电视机、空调、微波炉);6、判决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于2012年底经介绍认识,继而交往谈婚。于2013年12月17日登记结婚,2014年10月24日生育女儿吴诗菡。原、被告婚后性格不合,常因家庭琐事矛盾争吵,且被告好逸恶劳,对家庭毫无责任感,经常与其家人争吵,致使原告在被告家中无法生活,于2014年4月3日以养胎的名义回娘家居住。原告回娘家后,被告对原告不闻不问,生育女儿吴某菡的费用及女儿的抚养费用均由原告娘家负责。2015年1月16日,被告与原告家人协商原告回被告家居住问题时发生争吵并报警解决。之后原告与被告再无联系,双方感情恶化。原告曾于2015年12月17日向潮阳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潮阳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9日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仍旧无法和好,分居至今。遂起诉提出上述请求。

原告提交的证据有:1.原告身份证和被告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证明原告与被告的诉讼主体资格;2.吴某菡的出生医学证明,证明原告与被告婚生女儿于2014年10月24日出生;3.结婚证,证明原告与被告于2013年12月17日登记结婚的事实;4.(2016)粤0513民初14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吴泽玲曾于2015年12月向法院起诉与魏武龙离婚,法院于2016年3月9日判决不准离婚;5.生效证明,证明(2016)粤0513民初14号民事判决书已生效;6.病历资料,证明婚生女儿的身体状况需要长期治疗且需要治疗费用。

被告魏武龙提交答辩状称,一、答辩人不同意离婚,答辩人与原告始终没有发生任何不和,双方关系融洽,婚前感情基础深厚才办理结婚登记;二、如法院判决双方离婚,请法院判决婚生女儿吴某菡由答辩人与原告双方各轮流抚养一年;三、判决答辩人支付女儿抚养费应从2016年3月9日法院判决书算起,每月500元至今;四、对于原告要求经济帮助2万元,答辩人无能为力,答辩人曾患精神疾病,每年住院费高达2万(包含平时吃药打针)其中部分治疗费是答辩人的亲属捐助的;五、原告陪嫁物品是答辩人给原告彩礼金所购买,是夫妻共同生活用品;六、判决原告父母归还答辩人与原告在婚姻存续期间寄放在原告父母处价值13800元银行存折和十八件金首饰,其中四件金首饰应归还,13800元的银行存折和十四件金首饰应归还原告;七、答辩人曾患精神疾病,经济收入状况不稳定,在海南从事建筑行业工作,多蒙堂哥关照每月工资3000元。请求法院判决答辩人每月支付婚生女儿抚养费500元;八、答辩人在2016年底为女儿吴某菡买了份中国人寿子女教育金保险,每年交保费3316元,连续投保到吴某菡18周岁(共需交16年),请判决原告与答辩人各承担一半保险年费为1658元;九、判决答辩人探望女儿每周至少两次,原告家属不得阻拦等不良行为;十、判决原告父母归还答辩人的旧身份证和户口本,并赔偿因重办身份证和户口本造成的经济损失和工本费;十一、答辩人与原告婚姻存续期间,原告家人多次恶语侮辱答辩人父母和答辩人,屡次偷拍以及录音答辩人的亲属电话内容,判决原告家属(父亲吴德顺、家兄吴泽钦、家妹吴泽霞)向答辩人的父母亲赔礼道歉和精神赔偿,并归还所有录音和偷拍视频。

被告于庭前提交的证据有:1.被告魏武龙的身份证复印件,证明被告的主体资格;2.被告父亲魏肖的身份证以及户口本复印件、城乡居(村)民最低生活保障证复印件,证明被告家庭经济困难;3.保险合同号为2017-440402-858-00000008-9的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险合同封面复印件,具体内容不详,证明被告为女儿投保了保险;4.持证人为魏武龙的残疾人证复印件,证明被告曾为精神疾病残疾人。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被告经介绍认识谈婚,于2013年12月17日登记结婚并同居生活。共同生活期间,因家庭琐事发生矛盾争吵,原告于2014年4月3日回娘家居住。2014年10月24日生育了女儿吴某菡。2015年12月17日,原告提起离婚诉讼,经审理,本院于2016年3月9日判决不准原、被告离婚。之后原告与被告仍旧无法和好,继续分居至今。

本院认为,我国实行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的婚姻制度。原、被告系自愿结婚,并生育一小孩,但在共同生活过程中因琐事产生矛盾,原告回娘家居住致双方长期分居,在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感情仍未好转,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现原告再次请求离婚,依法应予准许。原、被告作为共生小孩的父母,对女儿均负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义务。鉴于小孩一直由原告方抚养,为维护小孩稳定的生活环境,原告请求抚养小孩,可予准许。被告自愿负担小孩抚养费每月500元,结合本案实际,本院予以照准。若小孩尔后因疾病需要较大数额医疗费,原告可另行主张。原告向被告追索婚生女儿吴某菡出生至今的抚养费用(共30个月每月1700元的抚养费,共51000元),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但被告自愿承担吴某菡抚养费从2016年3月9日起至今(被告出具答辩状日期2017年6月3日)共16个月,按每月500元计算的抚养费共8000元,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照准。原告自认有个人财产存款13800元及每月有工资收入,故原告不符合给予经济帮助的条件,本院对其请求经济帮助的主张不予支持。原告随嫁物品家用电器5件属原告婚前财产,原告请求返还,可予支持。被告请求原告父母归还首饰、旧身份证、户口簿等物品及被告于答辩中请求判决的其它项目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本案不作处理。原告各项诉讼请求中超出部分及被告的其他抗辩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依据的,本院不予支持。被告魏武龙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抗辩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一)项、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许吴泽玲与魏武龙离婚;

二、共生小孩吴某菡(2014年10月24日出生)由原告吴泽玲抚养,由被告魏武龙给付原告小孩抚养费每月500元至小孩18周岁止,抚养费每半年给付一次,给付时间为每年的6月30日和12月30日,从2017年8月份开始计算;

三、原告吴泽玲抚养小孩吴某菡,被告魏武龙有探望小孩的权利,原告吴泽玲有协助的义务,探望的方式、时间由原、被告另行协商;

四、被告魏武龙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原告吴泽玲小孩抚养费8000元;

五、被告魏武龙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归还原告吴泽玲随嫁物品电冰箱、洗衣机、电视机、空调、微波炉各一件;

六、驳回原告吴泽玲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300元,减半收取150元,由被告魏武龙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朱淑卿   

 

 

                                      一七年八月八日   

 

 

书   记   员      郑宇津   

 

 

(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第十八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夫妻一方的财产:

(一)    一方的婚前财产;

(二)一方因身体受到伤害获得的医疗费、残疾人生活补助费等费用;

(三)遗嘱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

(四)一方专用的生活用品;

(五)其他应当归一方的财产。

第三十二条  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
  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
  (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
  (三)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的;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
  (五)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一方被宣告失踪,另一方提出离婚诉讼的,应准予离婚。

   第三十六条 父母与子女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或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

离婚后,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

离婚后,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哺乳期后的子女,如双方因抚养问题发生争执不能达成协议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子女的权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

第三十七条 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

第三十八条 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

行使探望权利的方式、时间由当事人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父或母探望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的权利;中止的事由消失后,应当恢复探望的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  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