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 Shantou City Chaoyang District People's Court
banner1
banner2

(2017)粤0513民初365号民事判决书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发布时间:

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513民初365号

原告:张庭友,男,苗族,住湖南省龙山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海创,广东乐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汕头市红领巾路55号。

负责人:苏大存,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继敏,广东思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庄旭江,广东思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文雄,男,汉族,住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

被告:陈锴伟,男,汉族,住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                       

原告张庭友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下称人保汕头公司)、陈文雄、陈锴伟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22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海创,被告人保汕头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继敏,被告陈文雄、陈锴伟到庭参加诉讼。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庭友向本院起诉并于鉴定后明确诉讼请求:一、原告张庭友损失数额共计135845.79元(具体项目:1.医疗费4540.90元;2.后续治疗费15000元;3.营养费1800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5300元;5.护理费32473.11元;6.残疾赔偿金53441.6元;7.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8.误工费8290.18元;9.交通费3000元;10.康复费2000元),请求判令被告人保汕头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赔偿范围内先予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12万元,不属于交强险赔偿责任范围的由被告人保汕头公司在商业三者险的责任限额赔偿范围内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二、超出交强险、商业险部分,由被告陈文雄、陈锴伟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三、本案诉讼费及鉴定费由三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12月16日17时50分左右,被告陈文雄驾驶粤D21381号小轿车从潮阳贵屿往潮南陈店方向行驶,途经陈贵公路潮阳贵屿镇华美村路段时与原告驾驶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原告受伤住院及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原告受伤后当即被送往汕头市中心医院潮阳耀辉合作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1.头部外伤;2.右胫骨近段粉碎性骨折;3.右足第一趾骨近节趾骨撕脱性骨折;4.多处软组织挫擦伤。住院治疗至2017年2月6日出院,住院天数为53天。事故报经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交通警察大队处理,交通大队出具了潮公交认字[2016]第D0118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陈文雄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免承担责任。由于被告陈文雄的过错造成了本次事故的损失,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陈锴伟系粤D21381号轿车的所有人,肇事车辆已向被告人保汕头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商业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故被告人保汕头公司应在交强险、商业险范围内向原告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商业险部分,由被告陈文雄、陈锴伟承担。

被告人保汕头公司辩称,一、被告陈文雄、陈锴伟应当提交粤D21381号小型轿车的行驶证,证明事故发生时车辆已依法履行年检义务且符合上路行驶条件。否则,答辩人有权依商业第三者险保险条款的约定,免予承担商业险的保险赔偿责任。二、原告主张的赔偿项目及对应数额部分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1.医疗费中有908.18元为非基本医疗保险标准项目费用,应由被告陈文雄承担;若被告陈文雄、陈锴伟已先行赔偿原告医疗费,应另行向答辩人索赔;2.原告出院时已医疗终结,《出院记录》记载为“痊愈”,因此客观上不存在继续产生后续治疗费、康复费损失的事实,故后续治疗费、康复费应予驳回;3.营养费、交通费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应驳回;4.原告主张以75017元/年作为护理费的计算标准,一直计算至护理期结束,高于原告护理需求所对应的护理费支出,应在50元/天至120元/天的范围内对护理费标准作出认定;5.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过高;6.诉讼费、鉴定费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

被告陈文雄辩称,涉案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和第三者险,应由保险公司理赔。事故后,已为原告垫付了27196.13元,请求抵扣。

被告陈锴伟辩称,发生事故后,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我方驾驶员为原告垫付了医药费,其是合法驾驶合格车辆上路行驶,已投了保险,请求判令保险公司归还垫付的医药费。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12月16日17时50分左右,被告陈文雄驾驶粤D21381号小型轿车从潮阳贵屿往潮南陈店方向行驶,途经陈贵公路潮阳贵屿镇华美村路段时与原告驾驶无号牌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原告受伤住院及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原告于当日被送往汕头市中心医院潮阳耀辉合作医院住院治疗,至2017年2月6日出院,共住院53天。入、出院诊断:1.头部外伤;2.右胫腓骨近段粉碎性骨折;3.右足第一趾骨近节趾骨撕脱性骨折;4.多处软组织挫擦伤。出院医嘱:1.骨折愈合前患肢禁止下地负重活动;2.防摔倒;3.术后1.5、3、4.5月来院拍片复查。门诊随访要求:不适随诊及带门诊病历。原告于上述治疗过程共花去医疗费28737.03元,其中被告陈文雄垫付了24196.13元。

案件审理过程,经原告申请,本院依法委托广东韩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中心对其伤残程度等进行评定,该所于2017年3月24日作出韩江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030602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张庭友的伤残程度评定为IX(九级)伤残;伤残评定后的后续治疗费评定为15000元;康复费评定为2000元;营养费评定为90天,建议营养费1800元;护理期评定为105天(包括二期手术期间15天),建议其住院期间53天每天配护理人员2名、之后52天每天配护理人员1名。

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于2016年1229日作出潮公交认字[2016]第D01186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陈文雄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原告张庭友无责任。

另查明,本案肇事车辆粤D21381号小型轿车的登记车主为被告陈锴伟,被告陈文雄向其借用了车辆。被告人保汕头公司承保了该车辆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中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0000元;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限额为50万元,不计免赔率。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

再查明,原告张庭友属农业家庭户口。广东省2016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伙食补助费为100元/每人每天;国有居民服务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62987元/年;全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3360.4元/年;国有农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28812元/年。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身份证、企业机读信息资料、交通事故认定书、保险单、病案材料、医疗费发票、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车辆驾驶证、行驶证等证据及本案庭审笔录材料在卷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陈文雄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原告张庭友无责任。交警部门作出的责任认定,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原告张庭友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应由被告人保汕头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各分项赔偿限额范围内先予以赔偿。超出强制保险限额部分,按事故责任认定由被告陈文雄赔偿。被告陈文雄承担的赔偿责任可由被告人保汕头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赔偿责任限额范围内赔偿,不足部分再由被告陈文雄赔偿。关于对赔偿项目和各项赔偿标准的确定,依法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本案法庭辩论终结日为2017年5月19日,原告请求按照广东省2016年度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计算相关费用,可予照准。

广东韩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韩江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030602号鉴定意见书中评定的各项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对原告各项诉讼请求核定如下:

1.医疗费。按原告、被告陈文雄提交的有效医疗费票据计算为28737.03元,其中被告陈文雄垫付了24196.13元。;

2.后续治疗费。按鉴定意见15000元;

3.营养费。按鉴定意见1800元;

4.住院伙食补助费。住院53天,故为100元/天×53天=5300元;

5.护理费。护理费标准参照国有居民服务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62987元/年计算,护理时间按鉴定意见住院期间53天配护理人员2名/天、出院后52天每天配护理人员1名/天,故护理费为62987元/年÷365天×(53天×2人/天+52天×1人/天)=27265.61元;

6.残疾赔偿金。原告系农业家庭户口,其构成九级伤残,残疾赔偿金按全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3360.4元/年为标准计算,伤残系数20%,即为13360.4元/年×20年×20%=53441.6元;

7.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因交通事故造成九级伤残,结合本案事故责任认定,可酌定给予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8.误工费。原告没有举证证明其职业性质及收入状况,其为农业家庭户口,故本院按国有农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28812元/年计算其误工费,误工时间计算至定残前一日共97天,故误工费为28812元/年÷365天×97天=7658.89元;

9.交通费。原告请求交通费3000元依据不足,但根据原告伤情及治疗情况确有交通费用发生,本院酌定交通费为800元;

10.康复费。按鉴定意见2000元;

11.鉴定费。鉴定费用系原告进行伤残鉴定及后续治疗费评估等支出的费用,属于处理事故的费用之一,故鉴定费2600元应予赔偿。

上述11项共154603.13元,由被告人保汕头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各分项赔偿限额范围内赔付原告111166.1元(其中医疗费赔偿项目赔偿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项目赔偿101166.1元);超出交强险部分43437.03元,根据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由被告陈文雄承担。被告陈文雄承担的赔偿责任由被告人保汕头公司在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付,被告陈文雄已垫付了24196.13元可予抵扣,由其与人保汕头公司自行理楚。原告各项诉讼请求中超出部分及三被告的其他抗辩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依据的,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原告张庭友130407元;

二、驳回原告张庭友的其它诉讼请求。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018元,减半收取为1509元,由原告张庭友负担55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负担1454。原告已预交受理费1509元抵除其应负担部分后余1454元不予退还,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在履行还款义务时一并支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朱淑卿   

 

 

                    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郑宇津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四十八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   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过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

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  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