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 Shantou City Chaoyang District People's Court
banner1
banner2

(2017)粤0513民初1081号民事判决书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发布时间:

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513民初1081号 

 

原告:杨渠,女,1981年6月20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乐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武元,广东东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住所地汕头市红领巾路55号。

负责人:苏大存,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晓琼,女,公司员工。

被告:罗方清,男,1972年4月6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来凤县。

被告:新余市俊安货运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西省新余市仙女湖区仙女湖中心物流园区。

法定代表人:何小莲,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丽海,男,公司员工。

被告:郑楚辉,男,1973年8月27日出生,汉族,住汕头市潮阳区。

原告杨渠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下称保险公司)、罗方清、郑楚辉、新余市俊安货运有限公司(下称俊安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24日立案后,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渠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吴武元,被告罗方清、郑楚辉、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晓琼、俊安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罗丽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杨渠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的限额内对原告遭受的经济损失[其中:医药费2971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600元、交通费3000元以上共计37315元(以上暂计至起诉时)及后续治疗费、康复费、护理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鉴定费等(待鉴定后确定)]承担赔偿责任;2、判令被告罗方清、俊安公司对保险公司赔偿不足部分承担赔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方承担。诉讼过程中,原告变更诉讼请求为:1、判令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的赔偿责任范围赔偿原告杨渠的各项经济损失185043.69元;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中优先赔偿(具体赔偿项目详见赔偿清单)。2、判令被告罗方清、郑楚辉、俊安公司对原告在被告保险公司交强险赔偿不足部分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方负担。

事实和理由:2017年5月3日9时0分,被告罗方清驾驶赣K36795号中型自卸货车从潮阳北闸往金浦方向行驶,途径国道324线550K+500M路段处与原告杨渠驾驶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致原告1、左锁骨骨折; 2、全身多处软组织挫擦伤等严重后果。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往潮阳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本宗交通事故作出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被告罗方清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在本事故中负次要责任。另查,保险公司承保了事故赣K36795号中型自卸货车的交强险。而被告俊安公司是该车辆的所有人,因此,被告罗方清和俊安公司应对原告在交强险的赔偿不足部分承担赔偿责任。事故发生后,被告罗方清只支付原告住院期间的部分医药费,而对原告遭受的其他巨额经济损失至今无积极赔偿。因此,特提起诉讼,请求判准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1、赣K36795车辆在其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根据交强险的有关规定,交强险医疗费用包括医疗费、续医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医疗费赔偿限额1万元,其公司已于2017年5月10日为原告垫付医疗费1万元,请法院在审理时予以抵扣;2、原告主张的护理费标准过高,原告应提供有关护理发票支持其请求。否则,其公司认可标准应按一般的护理费标准予以计算,按110元每人每天较为合理。另外虽然鉴定机构的护理人数评定住院期间按2人护理,但本案原告并未举证证明其在住院期间有2个护理人员进行护理,无法证实与已发生的护理情况相对应,故护理人数应按1人;3、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并无证明原告在事故发生后存在误工损失,且原告提供的证据三性均有异议,根据原告的户口本中注明其职业为粮农,故误工费赔偿标准也应该按照农业平均工资,即32764元每年计算;4、原告请求的抚养费,请法院依法审核;5、原告主张交通费,但未能提供有效票据予以证明,其主张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且原告既然有聘请护工人员,并且原告为住院治疗,故要求原告提供相关票据以支持其主张;6、根据过错程度,原告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其请求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7、本案鉴定费由原告自行承担;8、交强险规定的财产损失最高限额为2千元,故其公司仅在交强险财产损失限额内进行赔偿;9、其公司承保了赣K36795的交强险,并非事故侵权人,诉讼费不由其公司承担。

被告俊安公司辩称,1、车辆实际车主郑楚辉与被告保险公司于2016年8月12日签订赣K36795号交强险保险合同,保险公司应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2、对于超出交强险限额外的赔偿问题,本事故经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原告杨渠承担事故次要责任、被告罗方清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对于超出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应由被告罗方清按事故责任比例承担60%责任。不应由其公司承担。因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赔偿责任”,被挂靠单位对挂靠车辆仅是形式上的所有权,不参与车辆的经营,实质上单位只收取为挂靠人提供缴纳各项规费、车辆登记年审等服务的管理费,而挂靠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实际享有对车辆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被告郑楚辉享有的是真正的、完整的所有权,实际二者是一种有偿服务关系。由于在交通事故中被挂靠单位不具有侵权事实,也不存在实质意义上的雇佣关系,车辆挂靠单位只是挂靠车辆的名义所有人,而非法律意义上的车辆所有人,它既不能支配车辆的行使和运营,也不能从车辆运营中获得任何利益,单位所收取的管理费用,其性质应理解为是为挂靠车辆的车主提供各项服务的费用,而非从车辆运营中获得的利益。因此,被挂靠单位不应承担事故损害赔偿责任。第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实际车主肇事后其挂靠单位应否承担责任的复函》[2001]民一他字第23号规定:被挂靠人从挂靠车辆中取得的利益范围内承担民事责任;第二,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国家对机动车辆实行上路行驶的登记而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的登记。如《道路交通法》第8条、第12条对登记制度的内涵进行了明确规定,该法的规定与公安部复函《机动车登记规定》的规定使完全一致的。如,公交管[2000]98号函和公交管[2000]110号函均认为:“公安机关办理机动车登记,是准许或者不准许机动车上道行驶的登记,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的登记。”从而证明机动车登记不是所有权的登记,而是准许上道行驶的登记。第三,机动车辆的管理行为不是交通事故中的侵权行为。交通事故损害与挂靠关系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从因果关系看,被挂靠人与该交通事故的发生无因果关系,被挂靠单位在本案中不构成侵权;从主观上看,被挂靠人所管理的挂靠车辆,其目的只是使一些个人从事经营的车辆,纳入行业统一管理的范围。因此,其公司主观上不具有任何过失或者过错;客观上看,该项事故的肇事司机和实际车主都是事先知明,这就确定了本案交通事故中的机动车辆所有人俊安公司的管理行为不是交通事故中的侵权行为。挂靠是基于双方同意或者地方政府规定产生的,是被挂靠人履行挂靠义务(如代收、代缴税费,基金、代办车辆月检、年检,对挂靠车的所有人进行教育、培训等),其公司应当享有的权利义务,与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之间没有任何关联。因此,在被挂靠人无共同侵害行为的前提下,就不应承担连带责任;3、赣K36795号车辆实际所有人是郑楚辉,已从被告保险公司交强险保单中得到充分体现,保险公司出具的保单清楚的显示被保险人为郑楚辉。根据保险法规定:投保时,保险公司应当进行严格审查,确定投保人对保险标的是否具有保险利益,以保证保险利益的有效性。常规的车辆保险合同的投保人应该是车辆的所有人或保险公司认为与车辆具有法律上承认利益的关系人。本保单并未特别约定投保人是谁,在没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默认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一致。因此赣K36795车辆的实际所有人为郑楚辉,因郑楚辉是实际车主,所以才会向保险公司投保车辆保险并交纳保险费。

被告罗方清辩称,其是被告郑楚辉雇佣的司机,发生事故时是在工作期间,事故发生后郑楚辉也支付了原告全部医疗费用。

被告郑楚辉辩称,事故发生后,原告治疗的医疗费29562.6元,保险公司支付了1万元,他支付了19562.6元,原告住院期间从5月3日至5月22日的护理费5200元也是他支付的。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的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保险公司对原告提交的: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证明、潮庭华府入伙通知书及缴费单、公证书、查询资料、驾驶证、行驶证、事故认定书、保险单、病案资料、医药费发票、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发票、评估书、评估发票无异议,对于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1、经原告申请,证人张仕勇、段文均出庭作证,两人均向法庭陈述了原告杨渠系建设工地施工人员。被告保险公司对于原告提交的工作证、工地工资表有异议,但结合证人证言,对于原告从事建筑行业的主张本院予以采信,对于工资表、工作证因未加盖用人单位公章,故对于其主张的工资收入本院不予采信;2、被告保险公司对原告提交的购买手机的收据三性均有异议,本院认为,该收据的真实性与关联性无法确认,故对于原告提交的该份收据不予采纳。

被告郑楚辉提交了:医疗费票据5单、证明2张。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对于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被告俊安公司提交了:合同一份。本院认为,该挂靠合同系被告郑楚辉与被告俊安公司所签订,且双方无异议,故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7年5月3日9时0分,被告罗方清驾驶赣K36795号中型自卸货车从潮阳北闸往金浦方向行驶,途经国道324线550KM+500M路段处与原告杨渠驾驶车牌粤DME931号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致原告受伤及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在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往潮阳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至2017年6月17日出院,共住院46天,出院诊断,事故导致原告左锁骨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擦伤。原告在医院治疗产生的医疗费用共30777.6元,被告郑楚辉支付了19562.6元,被告保险公司支付10000元,原告自行支付1215元。

2017年5月16日,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本宗交通事故作出潮公交认字[2017]第D0052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罗方清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承担事故中负次要责任。

原告于2017年9月22日委托汕头市鼎升估价有限公司对受损的粤DME931号二轮摩托车的受损情况进行评估,该公司作出汕鼎[2017]第A0896号鉴定意见书,摩托车直接损失价格3865元,原告支付评估费400元。

经原告申请,本院于2017年7月31日委托广东韩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对其因交通事故受伤的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营养费、康复费、住院期间的护理人数、出院后护理人数及期限进行评定。该所于2017年8月25日作出韩江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08020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构成十级伤残;伤残评定后的后续治疗费评定为10000元;康复费2000元;出院后护理期评定为29日,建议住院期间46日每日配护理人员2名、出院后29日(含二期手术15日)每日配护理人员1名;营养期评定为90日,建议营养费1800元。

另查明,赣K36795号中型自卸货车实际车主系被告郑楚辉,事故车辆挂靠在被告俊安公司处。被告罗方清系被告郑楚辉雇佣的司机,事故发生时,罗方清系履行职务行为发生本次事故。赣K36795号中型自卸货车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交强险赔偿项目中,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0000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本事故发生在保险有效期限内。

再查明,原告杨渠在事故发生时已经在汕头市潮阳区城区居住、工作满一年以上。其家庭成员有:女儿徐某霞(2001年10月出生),儿子徐某霖(2013年2月出生),丈夫徐长泉。

本院认为,原告因交通事故人身受到损害,依法应得到赔偿。原、被告各方对交警部门的事故责任认定均无异议。故对汕头市公安局潮阳分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潮公交认字[2017]第D0052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被告罗方清承担本次事故主要责任,原告杨渠承担次要责任。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俊安公司主张其系赣K36795号中型自卸货车挂靠单位,其不应承担原告的连带赔偿责任。对此,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俊安公司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保险公司主张其不应承担诉讼费及鉴定费。对此本院认为,鉴定费用属于诉讼费用,而诉讼费用的承担按败诉方承担的原则处理,故对于该公司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有关规定,本案原告的各项损失认定如下:

1.医疗费:原告的医疗费共30777.6元,有医院病历、疾病证明、医疗费用发票为据,本院予以确认。

2.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住院46天,伙食补助费每天100元,共4600元。

3.营养费:根据司法鉴定,营养费1800元。

4.后续治疗费:根据司法鉴定,后续治疗费10000元。

5.康复费:根据司法鉴定,康复费2000元。

6.护理费:结合原告伤情,参照司法鉴定意见,住院期间46天每天配护理人员2名、出院后29天每天配护理人员1名。对于护理人员的工资可参照法庭辩论终结前本地区上一统计年度居民服务业年平均工资67104元计算。护理费为22245.44元(121天×1人/天×67104元/年÷365天/年)。

7.残疾赔偿金:原告在交通事故发生前已在潮阳城区居住一年以上,且因本交通事故致十级伤残。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残疾赔偿金标准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本案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城镇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25120.9元/年计,时间自定残之日起按20年计算。残疾赔偿金为25120.9元/年×20年×10%=50241.8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二十八条的规定,扶养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20721.3元/年计算,原告的女儿徐某霞(2001年10月出生),需抚养2年5个月,原告请求2年可予照准,徐某霞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0721.3元/年×2年×10%÷2=2072.13元,原告的儿子徐某霖(2013年2月出生),需抚养13年10个月,被扶养人生活费为20721.3元/年÷12×(13年×12+10)×10%÷2=14332.23元。综上,原告的残疾赔偿金为66646.16元。

8.误工费:原告事故发生前从事建筑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二十条“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残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的规定,原告的误工期可计算至评残前一天,为114天,原告的误工费参照国有在岗职业建筑业60918元/年计算,其误工费为19026.4元(60918元/年÷365天/年×114天)。

9.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在本宗事故中遭受了伤害,且构成十级伤残。结合本地的经济情况及双方在事故中的过错程度,原告的精神损害抚慰金酌定为3500元。

10.财产损失费:根据评估公司出具的评估书,车损费用为3865元。

11.交通费:原告因交通事故受伤住院及门诊治疗,可酌定交通费800元。

综上原告各项损失共165260.6元。因事故车辆在被告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故原告上述损失由被告保险公司赔偿122000元,因事故发生后被告保险公司支付了原告医疗费1万元,故原告的损失由被告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112000元。原告在交强险内未获得赔偿的损失为165260.6元-122000元=43260.6元,该款由被告罗方清按照事故责任承担70%的赔偿责任,即为43260.6元×70%=30282.42元,由于被告罗方清系郑楚辉雇佣的员工,故该款由被告郑楚辉负责赔偿。对于事故发生后被告郑楚辉支付原告的医疗费19562.6元,护理费5200元共24762.6元应予抵除,相抵后被告郑楚辉应赔偿原告30282.42元-24762.6元=5519.82元。

故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汕头市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十日内赔付原告杨渠112000元。

二、被告郑楚辉、新余市俊安货运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十日内连带赔偿原告杨渠5519.82元。

三、驳回原告杨渠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000元,减半收取2000元、鉴定费3000元、评估费400元,共5400元。由原告杨渠负担1975元,被告郑楚辉承担161元,被告保险公司承担326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汕头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周昭宏

 

二○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林海波

 

本案引用的法律条款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三十五条 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 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第十八条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按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第三十条 赔偿权利人举证证明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受诉法院所在地标准的,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可以按照其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相关标准计算。

被扶养人生活费的相关计算标准,依照前款原则确定。

五、《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

第二十一条第一款 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第二款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