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 Shantou City Chaoyang District People's Court
banner1
banner2

对家事案件权重的重新认识发布时间: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尤其是最高人民法院推进家事审判改革以来,家事审判的重要性、专业性和复杂性日益显现,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家事案件的权重。  

多年以来,家事(婚姻家庭)案件一直被认为是“日常琐事”,甚至是“鸡毛蒜皮”的小案件。一些地方法院往往将其一概归入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案件,在法官绩效考核中也大都把婚姻家庭案件作为权重较低的案件,其权重值往往低于一般的合同纠纷或者侵权纠纷。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尤其是最高人民法院推进家事审判改革以来,家事审判的重要性、专业性和复杂性日益显现,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家事案件的权重。  

首先,家事案件涉及到的财产标的额越来越大。随着我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很大比例家庭的财产价值迅速上升。究其原因,一是个人投资、经营的财产价值越来越大,企业财产、股权以及投资于古玩、书画、黄金等方面的资产数量往往不可小觑,这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二是房价上涨导致大部分城市家庭财产普遍大幅增值。在我国,房产往往是家庭财产的主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房价从一线城市蔓延到二三线城市的快速上涨,导致众多家庭的财产价值急剧增大,一套房产在一线城市价值超千万元、在二三线城市价值超百万元,已经成为普遍的现象。因此,在离婚案件中,财产标的额越来越大,成为一种新常态。家事案件和一般民事案件比如合同或者侵权案件的诉讼标的额相比,在很多情况下家事案件不再是“小案件”了。虽然诉讼标的额不是案件权重的唯一性、决定性因素,但由于在案件开庭审理前,对其他因素比如查清事实的和适用法律的难度往往难以判断,案件诉讼标的额仍是决定民事案件审级及程序的重要因素,所以,诉讼标的额仍然是案件权重的重要参考指标。从这个角度来讲,将家事案件一概定位为“小案件”,显然已经不合时宜。  

其次,家事案件对当事人的影响越来越重要。家事案件既涉及到人身关系,又涉及到财产关系,而且往往涉及到最重要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从人身关系来说,无论是离婚案件,还是赡养、抚养案件,抑或是监护权、探望权案件,其重要性都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在物质生活条件更加丰富的当下,人们往往比以前更加重视自己的亲情关系,所以,在家事案件中经常会处理一些“金钱买不来的”诉讼标的。从财产关系来说,合同案件和侵权案件所涉及到的诉讼标的一般只是一个人的部分财产,而家事案件所处理的往往是人的“全部财产”,所涉及的财产不仅有物权,还有债权、企业产权、知识产权、股票等投资性权利。因此,很多家事案件对于当事人来讲可能就是一次人生的重整。近年来,一些影视明星的婚变案件所涉及的高额财产纠纷典型地说明了家事案件对当事人的影响程度。从司法为民的角度来讲,对当事人影响重大的案件,理应被定位为权重较高的案件。  

第三,审理家事案件所需要处理的法律关系越来越复杂。从理论上讲,家事案件所处理的法律关系可能是最复杂的,涉及到大部分的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从民事主体到民事行为再到民事责任,从物权到债权再到知识产权,甚至新兴网络虚拟财产权,都可能是家事案件中的“家常便饭”。公司法、保险法、证券法、刑法、行政法等看似与家事较远的法律规范,其实也是家事案件的“常客”。从人民法院审理家事案件的实际情况来看,所需要处理法律关系的复杂程度呈越来越高的发展趋势,一方面,原来被“忽视”的家事案件复杂法律关系越来越受到重视。除了法律意识水平因素导致以往家事审判中法律关系受到忽视以外,在以前很长一段时间内,一些地方对家事案件的审理往往过于注重调解,尤其是对一些事实难以查清、当事人难以接受依法判决、容易引发上访或矛盾激化的案件,甚至出现久调不决的现象,导致复杂的法律关系还没有被完全理清就结案了。现在当事人的法律意识更高了,经济条件更好了,诉讼标的额更大了,更多当事人聘请律师来代理家事案件,即使适用调解的方式结案,也需要弄清楚案件所涉及到的法律关系。另一方面,在家事案件中也逐渐出现一些新型的法律关系。比如随着反家庭暴力法的实施,对家暴的认定与处理、对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实施,都涉及到婚姻法所没有规定的新型法律关系。新出台的民法总则所规定的胎儿权利、监护制度,也大都是家事案件中最可能出现的新型法律关系。  

最后,我国家事案件审判方式改革对家事案件的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审判主体方面,推进家事审判人员专业化建设,选任符合家事审判要求的法官,对法官及司法辅助人员进行调解、心理学等方面的培训;在案件审理工作机制方面,除遵循民事诉讼法的要求以外,还要完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和综合调解机制,建立反家暴防治网络,建立家事案件回访跟踪帮扶制度,延伸家事审判社会职能,推动完善社会联动机制,形成家事纠纷处理的社会合力;在案件审理程序方面,需要加大依职权调取证据的力度,探索财产申报制度、诉前调解制度、不公开审理制度,最大化保护未成年人利益。有的地方法院还探索“冷静期”制度,发挥家事审判治愈性功能,维护婚姻家庭稳定。总体来看,家事审判改革是在遵循民事诉讼法的总体要求下,针对家事案件的具体特点而提出来的适应性、更优性的改革措施,相对于机械地适用诉讼程序来审理案件,法官显然需要付出更多的辛苦和智慧。  

从国外的情况来看,离婚案件财产标的额动辄过亿美元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情,很多国家也对家事审判给予了很高的权重和地位。比如,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法院,离婚案件是与涉外经济纠纷案件并列的权重最高案件。相对而言,我国更加重视家庭的和睦与稳定,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家庭关系中有着充分的体现,在实现中国梦的新的历史进程中,我国对于建立和睦健康的家庭关系也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各级人民法院应当破除落后的传统观念,敏锐地认识到家事审判在新时期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地位,配足配齐家事审判力量,完善家事审判程序,探索符合新形势的家事审判新机制,在审判管理、绩效考核中给予合理定位,使家事审判在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保护弱势群体合法权益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作出积极贡献。(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范明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