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 Shantou City Chaoyang District People's Court
banner1
banner2

无偿搭乘致伤驾驶人如何承担责任发布时间:

 

案情

被告刘某醉酒驾驶无牌摩托车乘载原告罗某,与郭某无证搭载他人的无牌摩托车对向行驶时发生碰撞,造成刘某、罗某等受伤及车辆不同程度损坏。交警部门认定刘某、郭某承担事故同等责任,罗某等人在事故中无责任。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刘某、郭某等人承担赔偿责任。

裁判

被告刘某、郭某违反交通规则搭载他人,原告罗某的身体伤害与二辆摩托车相撞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其损失应由被告刘某、郭某承担赔偿责任。

评析

本案分析重点在于:刘某是否应对罗某所受伤害承担赔偿责任?

首先,选择法律适用。有观点认为,无偿搭乘是驾驶人与搭乘人之间成立的无偿运输合同,对此,笔者认为,无偿搭乘不属于合同行为,理由有三:一是无偿搭乘不存在对价。对价是合同成立要件,根据《合同法》对运输合同的定义,承运人有运输义务,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有支付票款或运输费用的义务;客运合同中旅客应交付票款,虽然旅客经承运人许可可以搭乘,但这只是例外情况。客运合同本质是承运人与旅客以交付客票成立的有偿合同。无偿搭乘则是自然人之间因私人关系或热心助人而形成一般民事关系。当搭乘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时,搭乘人和驾驶人之间的责任分配,就应遵循一般民事侵权规则即过错责任原则。

其次,确定行为是否存在过错。作为驾驶人,负有高度注意义务,允许搭乘的行为是自担义务的先行行为,虽然无偿搭乘,并不表示对其可以免除安全注意义务。交警认定与对事故负同等责任,证明对事故发生存在过错,没有对尽到注意义务,对造成的损害有过错,应该对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

再次,受害人的行为是否存在过错。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罗某明知刘某系醉酒驾驶,仍自愿搭乘,且没有戴安全头盔,表明其对自身安全保护存在过失。交警对其不负事故责任认定只是适用交通法规对机动车之间的责任进行划分,对机动车一方驾驶人和乘车人之间内部责任的确定则需要由法官进一步进行裁量。根据最高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条规定,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本案中罗某没有尽到注意义务,对自身损害的发生也存在过失,应当适用过失相抵原则,适当减轻的赔偿责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