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 Shantou City Chaoyang District People's Court
banner1
banner2

挟持他人勒索财物为何定敲诈勒索罪发布时间:

 

案情

姚某和田某(均另案处理)盗窃了被告人张某的一辆摩托车(价值5600元),姚某将盗得的摩托车拍照发送到网络平台销赃,该条信息被被告人梅某发现,遂将此事告诉被告人张某。张某确定该车系其被盗的摩托车后,串招被告人李某、方某、梅某等人一起向对方取回摩托车。张某等人以买车为名将姚某和田某约至某处,发现其被盗摩托车后,立即与方某等人冲上前对姚某和田某拳打脚踢。在取回被盗摩托车后,梅某与其他同案人一起将姚某和田某双手捆绑并押上张某驾驶的小轿车,声称要将他们送交派出所处理。姚某和田某害怕而提出拿钱私了,张某等人萌发借此勒索钱财念头,同意由对方联系家属拿出1.6万元赎人。因对方家属迟迟没有拿来赎金,被告人李某等人对二被害人殴打致轻微伤。后因等不到对方家属拿钱赎人,张某等人便将两被害人押上车行驶,途中被公安机关抓获。

裁判

张某在追回被盗的摩托车后其主要损失挽回,仍然向姚某、田某的家属索要远高于摩托车价值的钱财,其勒索的目的明显,根据被害人姚某、田某有盗窃的过错情节,故认定其构成敲诈勒索罪。

案例注解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张某构成敲诈勒索罪还是绑架罪。

敲诈勒索罪与绑架罪在客观方面有相似之处,即以威胁等手段迫使他人交付财物。不同之处在于,敲诈勒索罪主要针对的犯罪对象是财物,对人身的威胁并不急迫或激烈。绑架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即使为索财而实施的绑架罪,被害人的人身权利仍会遭受较为严重的危害。因此,区别这两种犯罪行为,主要从行为人的客观表现入手,从犯罪的动机、目的、手段进行分析,进而作出恰当的定性。

从立法目的和内容分析,绑架罪相比敲诈勒索罪,其犯罪动机明确,事先多有谋划,主观恶性较大,手段较恶劣,社会危害性较大。本案中,张某发现盗窃其摩托车的系姚某、田某二人,遂串招其他三行为人准备向对方追回摩托车。此时,张某等人尚未产生犯罪意图。张某等人取回被盗摩托车后,又控制了二被害人。二被害人因害怕被送交公安机关处理提出私了,张某提出要1.6万元,说明其已产生勒索财物的犯罪意图。在此过程中,张某等人曾再次商量将二被害人送往派出所,且有派出所出具的证明,说明其犯罪动机是偶然产生的,目的不是非常明确,犯意并不坚定,其犯罪主观恶性较小,社会危害性相对较轻。

敲诈勒索罪所用的手段是要挟,所谓要挟,是指以损害被害人或他人的人身、名誉、财产等利益为威胁,迫使被害人或受威胁的其他人交付财物,是否采用暴力方法在所不论。从实践中分析,敲诈勒索罪所采取的暴力手段不能超出一定的限度,且大多不能构成要挟的主要手段。要挟的内容既可以是非法的,也可以是合法的,如将违法的被害人押送司法机关。绑架罪采用的手段主要是暴力胁迫,不存在以实施合法行为手段来勒索财物的情况,这一点是敲诈勒索罪和绑架罪的明显区别之一。本案中,张某等人勒索财物的手段是利用姚、田二人害怕被送交公安机关的心理进行要挟,虽有致二被害人轻微伤的殴打行为,但主要源于车辆被盗的愤怒情绪及自身的流氓习气,且暴力程度并不激烈,手段未超出敲诈勒索罪的法律评价和公众心理认知范围,符合以正当事由要挟的敲诈勒索罪的表现形式。因此,张某等人构成敲诈勒索罪而非绑架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