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 Shantou City Chaoyang District People's Court
banner1
banner2

已过退休年龄的农村居民身体权被侵害 是否可以要求赔偿误工费发布时间:


案情

原告林某荣和被告林某鹏系同村村民。被告因不满原告的妻子曾找其交涉果林排水,到原告家中理论,并打伤原告。原告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其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被告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15天。审理过程中,原告申请司法鉴定。经鉴定:误工期120天。原告请求赔偿包括医疗费用、误工费等。被告辩称原告已满62岁,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且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尚在务工的事实及误工的损失,故主张误工费缺乏法律依据。被告并未对其抗辩主张举证证明。

裁判

公民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误工费等损失。被告的侵权行为与原告的损害事实存在因果关系,依法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关于误工费的问题,原告所在村委会出具的证明显示原告以承包果林山、水果收成为主要收入来源,因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法院根据鉴定意见评定的误工期120天,并参照广东省2016年度人身损害赔偿计算标准计算误工费。

评析

误工费即误工造成的损失,指受害人因遭受人身侵害,不能正常工作或从事生产经营活动而减少的收入。误工费的适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

一是受害人在受害前具有劳动能力,如果受害人已失去相应的劳动能力,就没有主张误工费的前提条件。二是受害人失去劳动能力与侵害行为有因果关系。若受害人并非由于受到侵害而丧失全部或部分劳动能力,而是由于自身原因而导致损害,则不能主张误工费。三是受害人不能参加正常工作劳动系侵害行为所致。若受害人虽受到侵害,但受侵害程度不足以妨碍其正常参加工作或进行生产劳动,则其收入损失与侵害行为缺乏必要的联系。四是受害人确因误工导致预期收入减少。如果受害人虽然因人身损害不能正常从事日常工作或生产劳动,但收入并没有因此减少,则没有主张误工费的法律基础。

本案中,原告虽已过法定退休年龄,但经其所在村委会证明仍具有劳动能力,依然从事农业劳动,是家中经济支柱,具备获得误工费的前提条件。原告系因受被告殴打致伤住院治疗,有公安机关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等为证,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告因受被告侵害致轻微伤,经鉴定存在误工期,说明原告所受侵害已达到妨碍其正常劳动的程度。原告在受侵害前一直从事农业劳动,而且是家中主要劳力,因误工导致收入减少的事实有充分证据加以证明。所谓法定退休年龄,这是国家企业、企事业单位的规定,目的在于确立工作人员到一定年龄的退出机制,只是人事管理制度,并非是否具有劳动能力的分界线。误工费的赔偿以是否实际丧失劳动能力为前提,以是否因此受到损失为要件,并不受年龄限制。

现实生活中,很多农村老人仍亲自进行生产劳动,所得收入往往作为维持其个人甚至家庭生活的主要经济来源,即使城镇职工,也存在已到退休年龄仍被单位返聘的情况,因此,单纯以法定退休年龄否定受害人关于误工费的诉求,不但于法无据,也不合情理。原告的诉求有其所在村委会提供的证据支持,被告虽对此有异议,但并未提交相反证据予以反驳,应承担举证不能责任。故原告主张误工费的赔偿请求依法得到支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