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潮阳区人民法院 | Shantou City Chaoyang District People's Court
banner1
banner2

合同撤销权之诉与无效之诉之比较选择发布时间:

案情

原告电厂分批销售电视机配件给被告刘某。刘某签订了《还款计划书》并出具《欠条》,承认欠原告货款近30万元的事实。刘某与女儿刘女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约定:刘某将其所有一处房产转让给刘女,交易总金额为8万元。该房产经房地产交易所估价约为21万元。随后,刘女向房管部门申请产权变更登记。在此期间,原告向法院起诉支付上述货款,因法院未发现刘某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者财产线索,遂作出裁定终结执行。后原告发现在其上门讨债后,刘某将上述该处房产转移到女儿名下的事实,遂诉至法院,请求撤销刘某的房产转让行为。

裁判

刘女是刘某的女儿,应当清楚该债务的存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九条规定:“对于合同法第七十四条规定的‘明显不合理的低价’,人民法院应当以交易当地一般经营者的判断,并参考交易当时交易地的物价部门指导价或者市场交易价,结合其他相关因素综合考虑予以确认。转让价格达不到交易时交易地的指导价或者市场交易价百分之七十的,一般可以视为明显不合理的低价。”本案中,被告刘某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房产的行为导致其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致使原告的债权难以实现,明显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作为债权人请求撤销刘某将房产转让给刘女的行为,法院予以支持。

评析 

原告最初的诉讼请求为确认合同无效,后在庭审中变更为撤销被告房产转让行为。尽管撤销和无效两种诉讼请求的目的都在于使转让合同自始无效,但两种诉求在性质、举证责任上还是存在差异。

一是合同撤销权之诉的性质。撤销权设立的目的是为了维护债权人利益,但撤销权的行使关系到转让合同相对人甚至其他利害关系人的重大利益变动,法律必须以诚实信用原则制衡之。撤销权的权利主体仅为债权受到损害的权利人,债权的存在必须是合法有效的。权利行使虽以债权人形成权的意思表示为基础,但该意思表示做出后不能当然发生合同关系变动的效力,需债权人提出请求,由法官进行相关证据审查后依法作出判决。因此,撤销权不同于委托人介入权,后者是完满的形成权,单纯以私力即可实现,前者必须依附于法院判决支持方可达到目的。无效之诉本质上是一种请求权,权利的存在不以债权人的意思表示为基础,其权利主体可以是债权人,也可以是其他利害关系人。权利依据不在于债权人认为债务人的行为损害了债权,而在于合同订立的目的、内容等违反了法律规定,严重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人利益。

二是撤销权之诉的举证责任相对较轻。撤销权着重于避免债权因债务人的积极行为受到损害,其合同瑕疵不需达到违反《合同法》或其他法律强制性规定的程度。撤销权之诉需证明:一是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低价转让财产;二是对债权人造成损害;三是受让明显不合理低价财产的受让人知道转让行为对债权人造成损害。无效之诉是债权人或其他利害关系人向法院主张因具有法定事由请求使合同自始归于无效的诉求,重点在于借助公权力维护正当的交易秩序,避免国家或集体利益受到不诚信行为的严重侵害。由于确认合同无效将使所有交易行为归零,一切回到原状,因此,法律课以较重的举证责任,要求证明债务人与第三人有恶意串通或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共同故意,而以客观证据证明主观意愿非常困难。如果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只要求债务人的行为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对于债务人主观上为故意与否在所不论,更不需要与他人有串通共谋的意思联络。司法实践中,受让人主观上并不要求有恶意,只要以正常人的智识可以意识到财产转让价格明显低于正常市场价格,且可能对债权实现造成妨害,即可以推定受让人知道转让财产行为会给债权人带来损害,举证难度明显降低。

因此,原告变更诉讼请求为撤销权之诉,减轻了自身举证责任,有利于诉讼请求得到支持,及时有效地实现债权。

 


分享到: